究級宇宙辣雞

我死亡了 太可愛了 55

玩兒企劃去了 屁也不想幹 對不起

“艱難。”

愛鋪陳在綠色絲絨上,那之中開綻剛健初放的玫瑰。

從此,無數靜默的慟哭、無數童貞的睡眠,無數殘忍的施予、傲慢的挽救、言語、毒液、淡薄的月亮和清晨的霧靄……令人恐懼的淺薄和純真、甜蜜庸俗的親吻:那是香水之中生長的薊,是最為高貴鄙陋之人棺木製成的箭矢。而你,你在那裏,湖水翻倒、震顫,飛鳥融化進千瘡百孔的肚腸裏。鮮紅炙熱,你在愚蠢的愛情之中遊移浮沉,感受被其箭矢擊穿人心的快意。語言卻無法傳達分毫些許——如同玫瑰掩埋口鼻。

神明睡在他水晶玻璃製成的壁爐旁如一位病弱少女。彩色耀目的燈火反光、悲慘的夢境。美妙溫柔的阻隔令人目眩神迷。聲響於是永遠消逝去。

拋卻羞恥、拋卻知覺、拋卻沮喪的通訊。在封閉的棺槨...

[乔西乔无差]草 莓 季 节🍓

*短且ooc

塑料门帘将声音和光线隔开,那里面传出来模糊的笑声和道别。西撒将靠在栏杆上的半边身体直起来,探头去张望,一颗毛茸茸的棕色脑袋从门帘里面钻出来。

他对他扬了扬提着塑料袋的手:“走了。”

乔瑟夫笑嘻嘻的追上去。

九点钟,路上的车不是很多了,他们两个走路回家。塑料袋在手里拎着,擦过裤管去不断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乔瑟夫弯下腰看,黑夜里什么也看不清楚。西撒就把袋子拎起来往他脸上碰了碰,里面的东西冰冰凉。

“我等你的时候在学校门口买了点草莓。”他说。

“犒劳我啊?”

“如果你是指像上次那样我洗完全都给你吃,那就不是。”

一米九五的巨型儿童委屈极了:“你把一整盆全都洗好了放在我手...

“腦殼穿刺之夜。”

打了一下午屍體派對 頭疼疼得睡不著

看到一些話 一瞬間被擊中了 一瞬間覺得 啊 是在對我說嗎?是一直都有在看著我嗎? 腦子轟了一聲 很快又冷靜下來了 感到八成又是我自我意識過剩了吧

世界上相似的人那麽的多啊

蝴蝶在我手上偶然的停下來 是馬上就會飛走的 我們的碰觸也只有這一瞬間了 蝴蝶從不垂憐庸人 我看見它翕動翅膀 真是美麗 這就是對我所有的恩賜了

苦難是相似的 我經受苦難又貧乏無趣 這就只是在白白受苦了 蝴蝶只與閃爍的靈魂同行 苦難會使他們更加有趣、更加閃閃發光 苦難是他們可積累的財富

我最近好喜歡打恐怖遊戲 又好喜歡看恐怖小動畫 晚上看著它們睡著 每天都睡的腰痠背痛

想要溢於言表...

“現代詩朗誦一首:”

你的毛巾被

一條白一條橙的

好像三文魚

嗚嗚 好餓

真的好像三文魚喔!

“無盡之愛。”

你的疼痛僅需以秒來計 可遺憾不是 它是如此漫長的東西 如此的 如此的 平淡又綿延不絕的貫穿你的一生

直到親眼見證死亡 直到淚流不止 直到無盡苦難將你淹沒 以最謙卑的姿態跪地祈禱 雙手捧過頭頂:悔恨將你擊倒 若然能夠彌補任何一點點 就乞求連同下輩子都交出去

從此以後 活將是你的折磨 而愛則是無盡的代價

西乔(?)/32,000

心肝兒顫……😢💔💔💔💔

蛾子酱:

标题是胡诌的
作为生贺实在有偷懒的嫌疑
……无论如何 @究級宇宙辣雞 生快!!


乔瑟夫·乔斯达已经老了。他的牙齿不再坚硬,言谈不再流畅,年轻时紧实的肌肉如今只剩下一些松弛的痕迹。他的孙子承太郎来探望他时,也不禁诧异衰老到底带走了多少东西。


毕竟,它是无声无息的。


他很忙。偶尔过来就陪他坐一会,在疗养院的草坪上。阳光中谁也不开口,乔瑟夫在静谧的空气中慢慢阖上眼,然后发出衰弱的打呼声。


这时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承太郎想。可这话真奇怪,他原本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想抽烟,又想到这是在什么地...

……哇……哇我……………………😭😭😭😭😭😭😭

謝謝謅謅嗚嗚嗚嗚哇哇哇嗚嗚嗚你把我誇的太好啦😭😭😭😭😭😭😭愧疚……………………超級感謝你 無以言表…………………………😭😭😭😭

開心的在天上飛………………………………o<——<<<<<<<<<

在埃及跳舞的土豆仙女:

 @究級宇宙辣雞 
我喜欢你的文啊,每篇都喜欢!


你的文章超好看!


说出来可能有点俗气,就是有一种朦胧的,迷幻的又文艺的感觉,我很想描述出来,但是像雾气一样捉不住。而且很喜欢你在描写的时候...

[乔西乔无差]桃子口味

*您熟悉的白开水风味现paro 恶俗无脑恋爱故事

*起因是我昨天晚上梦见这俩人坐地铁闲聊 因此很大篇幅都只是没有逻辑关系的对话

*惊天霹雳ooc

*阅读感谢☀

他们到达车站的时候,地铁刚刚驶离站台。

“我觉得,”沉默的站着等了一会儿以后,乔瑟夫看着自己的鞋尖,突然这样说到:“还专门给季节性情感障碍这种东西命名,完全就只会让人更加心安理得的破罐子破摔嘛。”

“什么?”

“季节性情感障碍啊。是说一到冬天就会情绪低落的一种病,这种东西还专门有科学家去研究,还要发表研究报告,这完全就只是给自暴自弃的人找到科学的借口然后自暴自弃的更加心安理得了嘛。”

乔瑟夫说话拖着长音。

“嗯——,...

“without……”

我的後背突然開始疼了起來。那是左邊肩膀靠近后脖子根的地方,那裏紋著一枚星星。它大概有瓶蓋兒大小,是胎記一樣的淺紫色。

我懷疑我感到它在疼只是我的心理作用,某種不太靠譜的幻覺。就像我在小學一年級時將腳跟絞進媽媽的電動車輪以後常常會莫名感到自己坐在車座上,腳跟的皮膚如同被揪在一起,痛感細微但是尖銳,像要撕裂。

我吃一枚橙子。橙子常給我以色情的意象:櫻桃和橙都是如此。櫻桃相對而言是可愛更多一些,並不每次都體現色情。然而橙更加明確、是具有攻擊性和指向性的鮮活色情。我在書桌前的檯燈下吃它,感受肩膀上時不時傳來的刺痛。

她坐在椅子上,抬起一隻腳來,把下巴擱在膝蓋上,抱著腿咔噠咔噠的修剪腳趾甲。而我正...

“我知道怎麼表達了。”

我想要全世界都喜歡我的朋友 但我不想和任何一個人分享我的朋友

好了 我說完了